大陆如此“扶贫” 有人拿扶贫款放高利贷(组图)

2017-11-24 09:34 作者: 晏清流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官员历来把扶贫视为“政绩”。
中共官员历来把扶贫视为“政绩”。(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7年11月24日讯】(看中国记者晏清流综合报导)中共长期有所谓“扶贫”政策,不过事实证明在中共腐败体制下,扶贫仅为“扶贪”。本该是贫困百姓的“救命钱”,却成了中共贪官的“摇钱树”。有官员甚至拿扶贫款放高利贷。

中共央视网11月23日报导,官员假借扶贫进行贪腐,往往利用无中生有、虚报冒领、截留私分、内外勾结等各种手段。

其中,国务院扶贫办外资项目管理中心原主任范增玉,2015年4月因贪腐被判死缓。

报导说,2004年,范增玉被调入河南省扶贫办工作,从此一路升迁。2年后,范增玉被调往北京,在国务院扶贫办全国贫困地区干部培训中心主持工作。3年后,范增玉被提拔为国务院扶贫办外资项目管理中心主任。

2008年6月,范增玉与时任博宥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的丁羽心(曾用名丁书苗)结识,开始官商勾结搞贪腐。

2009年底,范增玉将丁羽心向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捐赠的人民币260万元非法据为己有。随后,范增玉在结识丁羽心的2年多时间里,共在丁那里获取了高达6000万元的钱财,相当部分是以“扶贫”的名义进行。

更让人吃惊的是,福建省周宁县李墩镇老区办原主任蒋景怀动用专项扶贫款放高利贷。

蒋景怀侵吞了李墩镇东山村实施第二期地质灾害搬迁造福工程的57.5万元补助款。他把其中50万元转账到“合作伙伴”的个人账户,用于放高利贷,其余7.5万元则用于接待和个人开支。“合作伙伴”按照约定兑现了收益承诺,几年下来,蒋景怀赚了50余万元。

报导称,扶贫部门多人贪污,互相勾结,“雁过拔毛”式的层层盘剥扶贫款,甚至部分扶贫办整体沦陷的情况也是屡见不鲜。

如国家级贫困县、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县。该县坡耕地水土流失综合治理朱朝项目实际投资1071万元,被时任县水利局局长石某、水保局局长龙某、水保局副局长麻某等人,以及时任张家界市粮食局法规科科长胡某、花垣县水保局司机舒某等人,通过操纵招投标、伪造工程决算资料、虚报工程量等方式,层层“拔毛”,违规套取国家惠民资金677.99万元,“拔毛率”高达68%。

贵州省玉屏侗族自治县,一个总人数27人的扶贫办,爆出窝案,2名原任领导、6名时任领导和3名中层业务骨干都牵涉其中。


中共官员历来把扶贫视为“政绩”。(网络图片)

2012年,在内蒙古巴彦淖尔市扶贫系列腐败案中,巴彦淖尔市及五原县等8个两级扶贫办的10名扶贫官员被查处,贪污总金额达830万元。调查显示,扶贫款被层层扒皮:从市里下到旗县,被以“活动经费”的名义克扣40%,从旗县下到乡镇又被克扣40%。“活动经费”随后被一些官员侵吞,其中市扶贫办原主任郭某任职3年就贪污373万元,还有102万多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尽管当局近两年继续加大“扶贫”,但据统计,腐败并没有减弱,2016年因贪腐被立案的就有1,892人,比前一年上升102.8%。官方不完全统计发现,仅2017年年初至8月,各地曝光的扶贫领域典型案件就有140起,涉案金额少至数十元、多则上千万元。

2016年中,中共国家审计署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审计报告,发现一亿五千万扶贫资金被虚假冒领或违规使用,其中17个县将二千多万元用于弥补业务经费、发放福利等。八亿七千万元资金闲置或浪费,其中闲置时间最长的超过15年。

审计还发现,云南寻甸县去年发放的六千五百多万元扶贫贷款中,仅有一半发放给了建档立卡贫困户。很多的扶贫款根本没有落到贫困家庭,反而被官员子女近水楼台领取了。

今年7月,王岐山到河北省张家口市检查“扶贫”时披露官员扶贪腐败乱象,包括数字脱贫、优亲厚友、雁过拔毛、强占掠夺等。其中,湖南省花垣县7月一起扶贫贪腐案中,当地官员申领的1,000万元人民币财政资金,经过六层“拔毛”,被剥去近700万元。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