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企业“奉命”举借美元债:福兮祸兮?(图)

2017-11-23 10:00 作者: 海石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7年11月23日讯】最近,一线企业都流行借债了,不管是差钱的还是不差钱的,都开启了境外借款模式,大规模发行企业境外债券,融资美元。借款数额一个比一个大,而且借款的大多都是现金流比较充裕的国内顶级的优秀公司,让人云里雾里,摸不着头脑。

继中国财政部10月11日在香港发行20亿美元主权债后不久,中国国家开发银行通过香港联交所发布公告称,国开行香港分行计划发行300亿美元债券,并已向香港联合交易所申请批准上市。

11月15日的新闻报道称,阿里巴巴将于本月发行美元长期债券,计划融资50亿美元至70亿美元。目前,阿里巴巴已聘请花旗、瑞信、高盛、摩根大通和摩根士丹利负责债券发行,这是继2014年阿里赴美上市后第二次发行国际债券。

中国大陆电商巨头阿里巴巴拟发行美元长期债券
中国大陆电商巨头阿里巴巴拟发行美元长期债券(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11月9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华为将选定澳新银行、巴黎银行、花旗等9家银行,寻求12亿美元五年期贷款,所筹资金将用于一般运营目的……

根据外汇储备的统计方法,不出意料的话,这些企业发行的近400亿美元的债券,将成为下一期外储的重要组成部分,外储会继续小碎步走在增长的道路上。

彭博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中资美元债发行1334只,规模总计1682亿美元。相比2016年同期的144只和560亿美元,发债数量翻了近十倍,发债规模大约翻三倍。其中,银行发行的美元债占比最高,达46%,房地产企业发行规模占比15%,位居第二。

企业发行外债的松绑,要追溯到2015年9月,中国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关于推进企业发行外债备案登记制管理改革的通知》,取消了企业发行外债的额度审批,改为更简洁的备案登记制管理。这意味着国内企业发行境外债券更加容易,只要有主体愿意购买即可。而当年正是本国货币贬值严重、外储大幅度下降的年份,选择在这个时候放松企业境外借款的限制,显然用意深远……

如今两年过去了,人民币兑美元暂时稳住了跌势,而且在美元连续加息的背景下,美元和人民币利率息差大幅缩减。此时发行美元债券,增加了企业的发债成本,在企业外汇资本不紧缺的情况下,不符合企业利益最大化的准则。

那么唯一的解释只是代他人融资,这些企业只是以自己的利润作背书,承担了借款平台的职能。实质是企业在借外债补外储,这应该是外储连续9连涨的重要原因。 

事情都要联系起来看,才显得有意思。就在10月26日,中国财政部在香港发行了20亿美元的主权债券,这是中国13年来首次发行美元主权债券。其中5年期债券收益率2.35%至2.45%,10年期债券收益率2.83%至2.93%。参照当前美国国债基准收益率,财政部发行的5年期债券收益率比同期美国国债高出30-40个基点,10年期比美国同期国债高出40-50个基点。

远远高于美债的收益率,让20亿美元国债顺利发行,甚至出现了抢购的局面。在开放圈购后的一小时内,认购订单金额已超过100亿美元,为发行金额的五倍以上。这一现象被很多媒体解读为中国的债券很受“欢迎”,“遭到疯抢”。

冷眼看来,这种抢购的盛况只能说明:1、以3万亿外储和国家信用背书的20亿美元的债券,让国际投资者买起来很放心,没有违约的顾虑;2、高于美债收益率30-50个基点,对于国际买家来说,还是具有足够的吸引力。 

众所周知,中国财政部每年发行的都是以本币计价、面向国内投资者的债券。数据显示,2016年政府待偿还外债为180亿美元,仅相当于政府总债务的1%,而仅2017一年就计划发债2万亿元民币(合3020亿美元),以本币发行的政府债券才是大头。

在当前美元加息的大背景下,逆势发行仅20亿的美元债券,本身就有非同寻常的象征意义。缺少什么才会高成本借什么,这或许是我们很多人担心的美元稀缺问题已经表面化、公开化。

近些年,诸多企业疯狂进行海外投资并购,转移资产,让外储在短短两年不到的时间减少了1万亿,瞠目结舌。今年来,这种现象被叫停。今年6月,发改委、外管局、商务部等严格关注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非理性对外投资倾向,包括万达、安邦、海航集团、复星等都在批评和排查之列,重点关注并购贷款及内保外贷的情况。

漩涡之中的民企大佬在急惶惶中不断爆出消息:匆忙甩卖近700亿元的国内资产后,万达集团掌门人王健林又公开表态要把投资留在国内;海外资产达万亿的安邦集团董事长吴小晖也因“个人原因暂不能履职”;2016年,“执海外并购之牛耳”的海航集团近半年来频频发声辟谣;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也急切表态:这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和最近对海外投资、中国金融乱相的梳理和规范,非常必要和及时……

表态都很积极,行动也要积极。继万达甩卖西班牙大厦后,11月7日,复星集团成功将位于伦敦金融城的Lloyds Chambers大楼转卖给来自美国纽约的私人投资者Abraham Schwartz,成交价为1.05亿英镑(约合人民币9.13亿元)。这样的企业在境外抛售资产后在境内结汇,无疑是今年来外储和汇率止跌回稳的重要原因。

从未来的趋势看,国内优秀一线企业,将会继续承担“崇高的使命”,通过境外发行债券的形式,融得更多的外汇,成为源源不断的外汇创造者,直到美元加息到临界点,自身的资产和债务平衡被打破。

而那些资本外置不彻底的企业,由于国内的资产和债务限制,只能在甩卖境外资产的路上越走越远,直到境外的一砖一瓦被甩卖干净,成为彻底的国内公司,国际化也就成为了泡影。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