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贷扩张是加剧贫富悬殊罪魁祸首(图)


全球财富持有悬殊及收入分配悬殊的态势不仅没有好转,反之在进一步恶化
全球财富悬殊态势不仅没有好转,反之在进一步恶化。(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7年11月12日讯】近20年来,特别是近10年来,全球财富持有悬殊及收入分配悬殊的态势不仅没有好转,反之在进一步恶化。而这种全球收入分配和财富持有的恶化,可能是多重原因所致,但是很大程度上可能与央行过度扩张的信用政策一直在全面推高各种资产的价格有关。当全球的收入分配和财富持有悬殊差距越来越大,不仅对绝大多数低收入的居民消费具有严重的挤出效应,也是容易引发社会震荡及政治震荡的重要原因,同时估计这也是当前全球经济一起难以快速复苏的重要原因。

最近,对冲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创办人达利奥(Ray Dalio)上月刊登新文章,题目为“两个经济:最顶的40%及最底层的60%”(The Two Economies:The Top 40%and the Bottom 60%)。达利奥认为目前全球经济出现了两个经济,如果在讨论经济形势时只分析及了解单一经济,就无法对实现世界能够正确的理解,甚至会走向错误的方向。因为,在当前两个经济范畴下,顶层的人与底层的人的财富及收入分别向两头倾斜,占人口90%的美国底层的财富比例与占人口0.1%的顶层人所拥有的财产比例悬殊越来越巨大,而且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底层居民所占财富的比例一起在下降,顶层者所拥有的财富则一起在上升。

同时,如果把美国居民分顶层家庭占人口40%,底层家庭占的人口60%。底层家庭自1980年起,真正收入没有多少变化或轻微减少;在1980年,一般顶层家庭的财富为一般底层家庭的6倍,目前此比率已经超过10倍以上了;底层家庭只有三分之一的家庭能够把收入留下做储蓄。达利奥还发现从1980年起,即使包括政府转移支付,顶层的税后家庭收入增长率几乎是底层家庭的3倍。即使现代科技快速发展,整个经济发展水平都在提升,但是收入最低的20%人口生活更加艰难。

对于当前全球各国的财富持有与收入分配差距为何会这样越来越大?尽管导致的原因有很多,但是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应该是与央行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有关。因为,在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之后,全球主要发展国家基本上都采取了各种信用过度扩张的货币政策,并量化宽松了再量化宽松。这种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看上去是在拯救一国的经济,实际上是在用纳税人的钱来拯救金融市场过度投机的炒作者,拯救过错的金融机构与银行,从而使得在这次金融危机后,让大量的资金流入资产,以此来推高各种资产的价格。在这种情况下,绝大多数金融市场过度投机炒作者并没有因为金融危机的爆发让其资产及财富缩水,反之,其财富增长在加快。比如美国股市在金融危机之后,道琼斯股票指数已经由6000多点上涨到23000多点,上涨幅度达到近4倍。而股市价格水平全面上升,股市投资者的财富自然比他人上涨得快。

《第一财经日报》刊发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金融学教授、中国金融研究院副院长钱军的观点报道。钱军教授认为,信贷的扩张,实际推动的是房地产业的过度发展,不断上升的房地产价格产生了较大的资产泡沫,最终走向泡沫破裂和行业萧条。而在此过程中,由于有效资源并未真正配置到高生产率的行业,实体经济从信贷扩张中的受益有限,信贷扩张并未如期刺激消费和经济增长。而不断增加的负债却进一步抑制了公众的消费需求,最后导致现在全球经济恢复的漫漫无期。

香港金管局在《汇思》上刊登了金管局总裁陈德霖上月底出席杰克逊霍尔(Jackson Hole)全球央行年会的发言。他表示,过去30多年来,全球收入大幅增长,但许多国家的内部收入差距却扩大,以致怨声四起。

他于会议上表示,留意到全球经济发展过程中的一些趋势,如全球收入大幅增长,但劳动收入占比却在下降。另外,各央行的非传统货币政策,或对收入及财富分配造成重大影响,此举令贫富鸿沟日阔,有碍经济增长。

陈德霖于文中详述,全球金融危机过后,主要央行推行包括零息率和量化宽松的非传统货币政策,目的是透过降低借贷成本和支持资产价格来刺激经济复苏及就业。然而,穷人资产不多,只能收取微薄的利息,反之富人能透过超低息率借款从而受惠,有见于部分先进和新兴经济体的股市楼市均屡创新高,富人获得极可观的进帐,以致令贫富悬殊情况加剧。

穷人资产有限未能受惠超低息率

对于全球收入大幅增长的趋势,陈德霖引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字加以说明,由1980年至2015间,先进经济体和新兴市场的人均GDP分别增长3.5倍和近6倍。陈德霖又称,尽管国与国之间的差距有所收窄,但很多国家的内部收入差距却扩阔了。较低收入人士未能受惠于经济增长的红利,导致社会上弥漫着不满的情绪。

可见,当前不少国家所采取的信用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其实是对极少数富裕者最有利的政策,甚至于这种政策是一种绝大多数底层居民财富向少数富有者财富转移的机制。它不仅让富有者的财富持有增长速度加快,底层居民的财富增长放缓,也可能是当前全球经济增长一直难以复苏的重要原因。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